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不想否認,每個水瓶座女孩都是一個小小的故事,和一段偉大的傳說。   從她外表你能看到的堅強,是那麼的冷漠和高傲,骨子裡的她們卻卑微到只知道愛情。   而有時候對方卻要強迫她連最後一層外表的高傲都放棄,這留下的就是傷悲。   你能看見很多水瓶女孩背影后的遍體鱗傷嗎?   我曾以為,我們就會像童話裡一樣,王子和公主。但也正如同故事裡,他們很少喜劇收場。   亦或者我只是個灰姑娘,但是王子的稱謂,我給你,只是因為我愛你。   我曾在那個生日的季節,緊緊的抓住你的手,像只小兔子,依偎在你的懷裡。   魔羯說過,你是最好的女孩,我會永遠愛你。   我問過他,什麼是最好的女孩子。   你調侃的說,會做飯的女孩子,可愛到讓我心疼的女孩子,像你這樣的女孩子。   水瓶以為,這就是永遠。   我曾輕描淡寫的說過,我不要你對我付任何責任,我不想你因為我而感到累,你笑了笑,說我很傻。   你說的每句話我都能記得,從來沒有忘記過,但這些話,這些溫柔,我曾經篤信的一切,卻都成為了後來傷心的所有理由。   水瓶從來不會做任何家務,卻能在他面前做出一盤盤美味的菜,誰都知道這是為什麼。   為了愛情,她們心甘情願的去改變,卑微到撕下自己的面具。   而這些魔羯的他都嫌不夠。   他說,他要做事業,要出去給他面子,不能像個小女孩一樣吵吵鬧鬧,不能讓別人感覺他什麼都聽我的,不能讓他哭,不能和他吵架,不能要求太多,他很累,叫我要懂得低調。   是啊,異地的我們,就這樣一天天的隱忍著。   如果哪一天,一個女孩一點都不讓你累,百依百順,你是不是又會說這樣沒情趣的人我不會愛上她的,你是不是在一次次揮霍那個女孩對你的崇拜。   直到一天,他的手機裡出現了別的女孩發來的一條條曖昧的短信,他說,別人喜歡我我沒有辦法,我不理就可以了。我不可能找一個什麼都不如你的女孩子的。   水瓶終於流淚了。   而這一次,是從心底。   其實我知道,如果把你給她,我會笑的。那樣她就漸漸會累我所累。   每個人都說水瓶花心,如果我花心,我早已可以去追尋我的自由,而不是在和人群狂歡的時候,吃飯的時候,唱歌的時候,總是因為你不在身邊而感覺到深深的寂寞。   這些道理魔羯都懂,可是,水瓶知道,在他心中,最重要的永遠是他的事業,而不是自己。   他總是問我,和他在一起現在是不是不開心。   我搖搖頭,我所知道的只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無論是微笑,還是悲傷,都不再是舊日模樣,我曾經的笑容,都只能從照片裡去找尋那份純真。那份定格的大笑,無憂無慮的單純。   曾經,我最單純的愛過你,什麼未曾強求過。   但是,我只知道,水瓶自以為是的單純,或許對魔羯並不適合。   水瓶原來很脆弱。這或許也是一些水瓶花心的借口吧。   給她點溫暖她就可以很驕傲。很驕傲的像個孩子一樣開心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