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2nd Ja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有一種藍色,深沉的,像透明的水晶,你見過那種藍嗎?   在寧靜的村莊裡安詳地睡著可愛的孩子,年輕的夫妻正在盤算來年的耕作,有河流淌過,月光正透過了樹枝灑滿田地和黑漆漆的房子。   這是我曾經的故園,我就是那個熟睡的孩子。   許多年了,已經找不到那樣的藍色和夜晚了,總是有種茫然若失的感覺,走過之後才真切的體味到,生活也就不過如此了,錯過的永遠錯過,珍惜的也無法挽留,我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園子,但那童年的記憶卻漸漸變的清新,看著我的可愛的孩子,在搖籃裡熟睡,月光正穿過了樹梢灑在他的身上,這時我總是會想起我的童年還有我的父母。   這天不是和許多年前的天一樣嗎?還有這散發古香安靜的園子,不同的只是容顏。   我想在我的孩子眼裡,天一定還是深藍的,深沉的,像水晶,因為他每次看天的時候眼裡都閃著光彩。   我的父母卻看不到今天的園子了和那深藍天空下灑滿月光的可愛孩子了。   我愛我的父母,卻不曾好好的愛他們。   很多秋風飄零的時候,都是父母在清掃園子,我一直在追逐所謂的理想的生活,卻錯過了多少有月亮和深藍天空的夜晚,媽媽總愛說:小時侯的你多可愛,多聽話,多……。每次在電話裡聽到媽媽這樣說我都會發誓週末一定回家,但真到了週末卻又總會有一千個理由讓我放棄回家的想法,我知道我太不「聽話」了,長大了,卻忘記了回家。   在父母的期盼裡,回家早就成了他們的奢望,也成了我的負擔。   今天,看著自己的孩子,這個孱弱的生命,是不是有一天他也會離開我們,讓我們天天期盼他的歸來呢!   我不覺悚然,感到了成長的可怕,也體味了到前所未有的傷感,為了我的父母,為了那突如其來的悚然,竟然也在這時候淚水潸潸,落在孩子的臉上,他在笑,一定又夢到了那坐在我肩頭的情景了。   我們回到這記載著我童年的故園,我的孩子很喜歡這裡,喜歡這裡安靜的夜晚,還有那美麗的月亮,更喜歡在園子裡讓我抱著奔跑。   我也曾被父親抱著奔跑,那時卻不是為了遊戲,那夜我發高燒,村莊的小診室沒有藥,我被父親抱著跑了二十多里路去鎮上看病,看到父親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樣子,我想到的只是笑,現在才記起那是寒冬,父親只穿了一件秋天穿的上衣。   平日裡父母很少抱我,家裡有菜地,還有成群的家畜,我總是看到父母忙碌的身影,只有在太陽下山後,月亮升起來了他們才會休息,也只有這時候我才能和他們在一起,此時我會在母親的故事裡編織童年藍色的童話,看著深藍天空裡閃爍的星星,在母親溫柔的懷裡睡著,做著綺麗的夢,月光正照在我的身上。   不知不覺裡歲月已經變成了一本影集,遺留的是記憶,失去的是實實在在的愛,我是愛我的父母的,深深地愛著他們。   現在愛的價值呢?   父母都不在了,只有沾著他們汗水的園子還在,心裡也不見那種藍了,任記憶鋪展開來,如那曾經的藍,填補今天失落的心情,天空依舊是藍色的,愛卻蒼白了,蒼白到沒有任何的價值。   誰都會明白,遺憾的愛不如那父母在時一句溫暖的話語,這生命的浮塵之上徘徊著多少遺憾?浮塵之上我愛那深沉的,像透明水晶的藍色。   浮塵之上,我愛我的父母,我只想告訴他們,他們才是我最值得珍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