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十一月的清晨,朦朦朧朧的迷霧依然籠罩著世界的某個角落。匆忙下床更衣,大街上已有少許人家打開了房門。 ?教室裡,一如既往的喧嘩。繞過講台下那四列課桌,從包裡卸下昨夜奮筆疾書完成的任務。然後,靜靜地,聽耳機裡傳來的陣陣憂傷。 午時的陽光透過雲層灑向大地,失去了昔日的那股溫暖。獨坐在角落裡,低頭俯視你熟悉的名字。望著手機屏幕上或增或減的消息,猛然想念記憶裡你微笑的容顏。 窗外,風呼嘯著掠過那些不知名的樹。猶如我癡癡的徘徊,擾亂著無辜者的生活。 抬頭,看見老師正激情澎湃地講解習題,我只能睜著疲憊的雙眼,期盼著一天中的最後一次下課。 放學後,穿行在人潮擁擠的柏油路上,厭倦了十字路口的慌忙剎車與等待。 暮色漸晚,倚在窗前遮遮掩掩地看那幢房子。封閉的房門勾起了些許回憶。冥冥之中,想起了你始終杳無音訊。 熄了燈,鑽進已沒有溫度的被窩,還是逃脫不了那苦苦相思裡的牽掛。 感觸頗深的那個瞬間,電視裡忽然播起光良的一首老歌:《童話》。我頓時淚眼婆娑,渴望著你假裝的守侯。 眼前,飄過兩個老人相擁回憶年輕時代的那一幅幅浪漫情景。於是,傻傻地,希冀自己的將來,也能和心愛的人一起,爬到高處,觀賞日出時天邊泛起的紅光。 日復一日的浮想聯翩,似乎早在纍纍傷痕中隨風而逝。而你無聲的離去,讓我只能選擇默默地等你回來。 願你可以在睡夢中找到我們初識的那分稚氣,如果你會在不久以後回到原來的那個位置,我想彼此應該不會存在尷尬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