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8th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好大的一場雪啊,從天濛濛亮一直下到天黑,終於在夜幕落下之後天變的晴朗起來。   雪後初霽的夜空裡掛起了一輪明亮的圓月,在這冰涼的寒光的照射下,世界更加顯得寒寂了,一個人,走在四下冰白的曠野裡,心中不覺有一絲恐懼與淒涼,一種莫名的傷感在這樣的夜裡倍加濃重起來。   夜是寧靜的,靜的讓人毛骨悚然,就在這樣的夜裡我在獨自徘徊,似乎在等待什麼的發生,就像迷失的孩童,在等待,卻在抬頭的瞬間被那月亮冷白的光亮傷到,哦!原來我一直在等待的就是那份久違的家的感覺啊。   好多年沒有回家了,在曾經陌生又荒涼的土地上生活了有五年了,都市的色彩已在我的記憶裡略顯模糊,只有父母週期般的話語是我最熟悉的,當然了,還有這漠北遼闊的天空和無垠的土地,和我身邊的虎兒,它已經陪我度過了四個春秋,一匹健壯的馬,我的好朋友。   我不曾抱怨,因為我年少的夢裡曾有一片美麗的土地,在那裡盛產奔放和豪爽,還有成群的馬、牛和雪白的羊。我曾義無返顧的投奔的你的懷抱,感覺你的溫柔,聆聽你的旋律,奔放你的奔放,豪爽你的豪爽,我真的愛上你了,還有你可愛的孩子,還有那杯甜美的奶茶。我忘記了自己只是一位旅客,一留就是五年。   看今夜深藍的天空,透徹著神秀的澄淨,月亮正在天上笑,笑的放肆,像赤裸典雅的女人,在展示潔白的冰肌,遼闊的草原也在這份消魂裡遺忘,遺忘馬蹄和羊群,用寂靜來裝潢自己的夢境,我便站在夢幻般的色彩裡,被修飾的只剩下靈魂和思念,我愛這土地,也愛家鄉,還有我的父母,我不曾想到有一天我會這樣透明的面對這漠北的赤裸,也早忘記了有一天我會考慮離開,就在最美麗的季節。   時間如流水,捎來父母消瘦的身影蒼老的容顏,我愛我的父母,正如愛這片美麗的土地,然而我能帶給他們的卻總是無限的掛念和一次次的食言,我的父母已經老了,他們就我一個孩子,不知道在這樣寒冷的夜晚父母還好嗎?父親的關節炎一定又犯了吧,媽媽呢?是不是又在燈下為兒子做御寒的棉衣了,當不能把線從細小的針眼裡穿過的時候誰會幫她呢?會不會再次因為想念而淚流滿面呢?我愛我的父母,一直都是。   但我又怎能拒絕這漠北的誘惑和那些可愛的孩子呢!   滾滾紅塵裡,我的生命渺茫若星辰,卻不曾無聊的度過,我不想於時空的流失裡變的空虛蒼白,我在追逐理想,生命的色彩在歲月的輪迴裡褪去,可我換來了理想花朵的綻放,就在這漠北的世界裡,就在今夜的天空下。   明年我教的第三批孩子就要畢業了。   我愛這裡的生活,簡單的飯菜,沒有紛爭的世界,沒有太多鮮紅的唇也沒有流行的色調。我也愛這裡的人們,他們不信奉權位,更沒有陌生和拒絕,他們像雨你能看見他們的心。我更愛這裡的孩子,天生的質樸和豪爽,眼睛裡閃滿活力,胸懷像這草原,沒有邊界。   正因為太愛了,我才忽略了自己,也忽略了我的父母,忽略自己我會原諒自己,但忽略父母,父母會原諒我,我還能自己原諒自己嗎?還要過多久,我才能還那兩位同這裡的老人一樣慈祥的老人一個看的見的兒子呢?或許就在不久的將來,就在某個同今天一樣美麗的晚上。   「五年,再過五年吧,我一定回到你們的身邊。」這一次是真的,我不會再拖延,也不會再食言,今年春節我不能回去了,一位蒙古老媽媽剛死去了兒子,他們比你們需要我。   哦!虎兒在催我回去了。   今天的夜晚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