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Ja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事業上,一個成功的人,往往就是發現自己長處的人。當然,這種發現應該越早越好,假如你等年老了,才發現自己想幹的事業時,那就會心有餘而力不足,讓自己一生虛度,留下遺憾。      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楊振寧,早年讀中學時,他的成績在班上也不是最好,但他在那個時候,發現了自己的長處——對物理方面得心應手。於是,他就朝著「物理」方向前進。上大學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物理系,從此一生潛心研究物理,終於取得了偉大的成就。      伽利略也是及早發現自己長處的人。按照家人的意願,要把伽利略培養成為一名醫生,但是,當他被逼著研究解剖學和生理學時,他並不甘心,把歐幾里得和阿基米德的書藏在一邊,一有空就學習,那才是他的興趣所在。當他得出擺鐘的規律時,才十八歲,後又發明了望遠鏡、顯微鏡等。      著名數學家、物理學家帕斯卡也是如此。他的父親堅持要他去做語言學教師,認為那樣能夠養家餬口,才是一個有出息的人。可是,他也很快發現了自己的長處,其他任何事情和職業都不能取代他對數學方面的興趣,最終,他轉為歐幾里得,放棄了語言學。www.sanwen8.com      劇作家席勒,他的父親是一名軍醫,為了席勒的前途,父母把他送到斯圖特的軍事院校學習外科醫學。但是童年時代的席勒就對詩歌、戲劇有著濃厚的興趣,這是他的長處。因此,在醫學院學習期間,他私下創作了第一部劇本——《搶劫者》,從而走上了文學的道路。      發現自己的長處,就是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加上你的堅持、執著和努力,成功的日子終有一天屬於你。

| 28th Ja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事業上,一個成功的人,往往就是發現自己長處的人。當然,這種發現應該越早越好,假如你等年老了,才發現自己想幹的事業時,那就會心有餘而力不足,讓自己一生虛度,留下遺憾。      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楊振寧,早年讀中學時,他的成績在班上也不是最好,但他在那個時候,發現了自己的長處——對物理方面得心應手。於是,他就朝著「物理」方向前進。上大學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物理系,從此一生潛心研究物理,終於取得了偉大的成就。      伽利略也是及早發現自己長處的人。按照家人的意願,要把伽利略培養成為一名醫生,但是,當他被逼著研究解剖學和生理學時,他並不甘心,把歐幾里得和阿基米德的書藏在一邊,一有空就學習,那才是他的興趣所在。當他得出擺鐘的規律時,才十八歲,後又發明了望遠鏡、顯微鏡等。      著名數學家、物理學家帕斯卡也是如此。他的父親堅持要他去做語言學教師,認為那樣能夠養家餬口,才是一個有出息的人。可是,他也很快發現了自己的長處,其他任何事情和職業都不能取代他對數學方面的興趣,最終,他轉為歐幾里得,放棄了語言學。www.sanwen8.com      劇作家席勒,他的父親是一名軍醫,為了席勒的前途,父母把他送到斯圖特的軍事院校學習外科醫學。但是童年時代的席勒就對詩歌、戲劇有著濃厚的興趣,這是他的長處。因此,在醫學院學習期間,他私下創作了第一部劇本——《搶劫者》,從而走上了文學的道路。      發現自己的長處,就是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加上你的堅持、執著和努力,成功的日子終有一天屬於你。

| 27th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虛名並不是一件壞事,也含有尊重的意思,當然,在很多時候,是為了讓喜歡虛名的人心理上能夠得到滿足,從而在自己的崗位上信心十足地幹得更好。      美國某工廠的一個門位,總是抱怨工資太低,導致無心幹活。工廠經理給他提了幾次薪水,他仍然不滿意。後來,廠裡來了一個新經理,沒多給他一分錢的獎勵,那個門位卻熱情高漲,把自己的工作幹得一絲不苟。原來,新經理給這個門位套上了一個頭銜,給了他一個虛名,把他的職稱改為了「防衛工程師」。      這樣的事例還有不少,我在工地上搞建築時,經常就有這樣的現象。能夠看得懂圖紙的,大家都把他叫做「施工員」或是「工長」,如果你在幹活中,有什麼事需要問他的話,你喊某某工長,他也許裝沒有聽見。有些聰明的工人也喜歡給工長換個稱謂,把他叫做「工程師」。這種效果相當明顯,聽上去學問不低,很有份量,只想你喊一聲「某某工程師」,他馬上就會笑著向你跑來。      曾經和我一起搞建築的一位工友,他干電焊的技術並不好,但他幹活非常積極,為什麼呢?還不是他的頭銜很響亮,不管人前人後,我們都把他叫做「電焊大師」。在別人的眼裡,還真以為他是個專家呢,每當別人需要加工一點什麼,就會先開口對我們的班長說,「讓你們那位電焊大師去吧。」每次聽到這話,他的臉上就會樂開了花,甚至連嘴都合不攏,那股高興勁兒,也會惹得大家一陣大笑。      由此看來,恰當地使用虛名,能夠提高一個人的積極性,能夠讓一個人認真地去對待他的工作。有一種數具表明,虛名相當於給一個人增加了10%的薪水,看來這話一點不假,哈哈。

| 26th Jan 2012 | 一般 | (4 Reads)
在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幸的事情發生。面對不幸,有的人只會唉聲歎氣,失去前行的動力,而有的人,會以樂觀的心態面對它,總是把不幸踩在腳下,讓它變為成功路上的鋪路石。      張海迪是不幸的——她5歲時患脊髓病,成了高位截癱的殘疾人。這種巨大的打擊和不幸,並沒有讓張海迪跌入人生的低谷。她以殘疾之軀,完成了許多健全人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她的事跡也鼓舞和感動了無數人,成為一代中國青年的楷模。      美國的海倫凱勒也是不幸的——她在19個月大時,因為一次高燒,導致她失明和失聰。儘管如此,海倫凱勒沒有從此倒下,而是憑著驚人的毅力,成為19世紀,美國著名的盲聾啞女作家、教育家、慈善家、社會活動家。      克林頓的童年也是不幸的——他出生才四個月大,父親就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了。因為家中貧窮,克林頓的母親無力撫養,只好把幼小的他托別人撫養。這種不幸,恰恰成了克林頓走向成功的鋪路石,在他的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和拚搏下,終於登上了總統的寶座。      法國一代英雄拿破倫的學生時代也是不幸的——同學們每天都會欺負他。父親為了面子,把拿破倫送到柏林市的一所貴族學校去求學。別的學生都是家庭優裕豐衣足食,而拿破倫總是可憐兮兮衣衫破爛,因此,他常受到貴族子弟的欺負和嘲笑。5年裡,他吃盡了同學的各種凌辱,但他每遭到一次欺負,他就讓自己增長一分志氣,最後,他的成就遠遠地超過了別的同學。      只要你勇於與現實抗爭,勇於把不幸一次又一次地踩在腳下,你的人生就會走向輝煌,步入一個理想的高地。

| 22nd Ja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有一種藍色,深沉的,像透明的水晶,你見過那種藍嗎?   在寧靜的村莊裡安詳地睡著可愛的孩子,年輕的夫妻正在盤算來年的耕作,有河流淌過,月光正透過了樹枝灑滿田地和黑漆漆的房子。   這是我曾經的故園,我就是那個熟睡的孩子。   許多年了,已經找不到那樣的藍色和夜晚了,總是有種茫然若失的感覺,走過之後才真切的體味到,生活也就不過如此了,錯過的永遠錯過,珍惜的也無法挽留,我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園子,但那童年的記憶卻漸漸變的清新,看著我的可愛的孩子,在搖籃裡熟睡,月光正穿過了樹梢灑在他的身上,這時我總是會想起我的童年還有我的父母。   這天不是和許多年前的天一樣嗎?還有這散發古香安靜的園子,不同的只是容顏。   我想在我的孩子眼裡,天一定還是深藍的,深沉的,像水晶,因為他每次看天的時候眼裡都閃著光彩。   我的父母卻看不到今天的園子了和那深藍天空下灑滿月光的可愛孩子了。   我愛我的父母,卻不曾好好的愛他們。   很多秋風飄零的時候,都是父母在清掃園子,我一直在追逐所謂的理想的生活,卻錯過了多少有月亮和深藍天空的夜晚,媽媽總愛說:小時侯的你多可愛,多聽話,多……。每次在電話裡聽到媽媽這樣說我都會發誓週末一定回家,但真到了週末卻又總會有一千個理由讓我放棄回家的想法,我知道我太不「聽話」了,長大了,卻忘記了回家。   在父母的期盼裡,回家早就成了他們的奢望,也成了我的負擔。   今天,看著自己的孩子,這個孱弱的生命,是不是有一天他也會離開我們,讓我們天天期盼他的歸來呢!   我不覺悚然,感到了成長的可怕,也體味了到前所未有的傷感,為了我的父母,為了那突如其來的悚然,竟然也在這時候淚水潸潸,落在孩子的臉上,他在笑,一定又夢到了那坐在我肩頭的情景了。   我們回到這記載著我童年的故園,我的孩子很喜歡這裡,喜歡這裡安靜的夜晚,還有那美麗的月亮,更喜歡在園子裡讓我抱著奔跑。   我也曾被父親抱著奔跑,那時卻不是為了遊戲,那夜我發高燒,村莊的小診室沒有藥,我被父親抱著跑了二十多里路去鎮上看病,看到父親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樣子,我想到的只是笑,現在才記起那是寒冬,父親只穿了一件秋天穿的上衣。   平日裡父母很少抱我,家裡有菜地,還有成群的家畜,我總是看到父母忙碌的身影,只有在太陽下山後,月亮升起來了他們才會休息,也只有這時候我才能和他們在一起,此時我會在母親的故事裡編織童年藍色的童話,看著深藍天空裡閃爍的星星,在母親溫柔的懷裡睡著,做著綺麗的夢,月光正照在我的身上。   不知不覺裡歲月已經變成了一本影集,遺留的是記憶,失去的是實實在在的愛,我是愛我的父母的,深深地愛著他們。   現在愛的價值呢?   父母都不在了,只有沾著他們汗水的園子還在,心裡也不見那種藍了,任記憶鋪展開來,如那曾經的藍,填補今天失落的心情,天空依舊是藍色的,愛卻蒼白了,蒼白到沒有任何的價值。   誰都會明白,遺憾的愛不如那父母在時一句溫暖的話語,這生命的浮塵之上徘徊著多少遺憾?浮塵之上我愛那深沉的,像透明水晶的藍色。   浮塵之上,我愛我的父母,我只想告訴他們,他們才是我最值得珍惜的。

| 21st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又是一個淒風苦雨的夜晚,一切又都寂靜了,只有雨點落在地上,敲打地面的水泥路上,淅淅瀝瀝,讓人聽了心碎,今晚沒有月兒的清光,有的只是綿綿的雨聲。在這漆黑的漫漫雨天,面對大地的心音,禁不住的我想起母親。   那時候,參加工作不久,但母親的疾病像一塊石頭壓在我心頭,母親被疼痛化療折磨得死去活來,面對她默然無助的眼神,像刀刻在我心上,痛的我幾乎不能忍受,我感到生命如此的脆弱,不堪一擊,看著她在生與死之間掙扎,心中卻是更加的無奈,我渴望母親不要被受折磨,卻又懼怕母親再也不能被叫醒的那一刻,每天我都在惶惶不安中度過,於是,在那個秋天我變的很憂傷,憂傷的再也沒有心思去窗前梳理我的長髮,再也沒有心情諦聽花開的聲音,想像花落的軌跡,忽略了外面的陽光雨露,疏遠了可以傾心的朋友,只因為生命是一項隨時可以終止的契約,雖然明瞭,卻曾受不起!!   最終,母親選擇在一個秋日的黃昏,徹底得到了解脫,她沒能像夕陽一樣第二天變成晨曦從東方升起,她的臉上洋溢著天使般的光澤,那一晚母親睡的很安靜,因為她去了那永遠沒有痛苦的天國,握著她漸漸冰冷的手,我第一次清晰意識到母親真的捨我而去了,她不再像在過去的日子裡給我力量,信心,陪我行走在顛沛流離的人生路上。   按農村的風俗習慣,母親必須在家裡停放三天後才能火化,母親的離去讓一向堅強的父親一下子蒼老了許多,中年喪妻的打擊,讓父親一夜白了許多頭髮,但他還是和哥在張羅著母親的後事,哥哥左右不了自己的情緒,一次又一次擦不幹的眼淚在眼中湧動,母親靜靜的躺在那兒,而上帝只給我們和母親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母親將化為灰燼,將無邊的孤單和寂寞纏饒著思念留給我們,年僅四歲的小侄女是母親不顧我們的反對在疾病中一手帶大『的,橫亙的神話故事讓她整日陶醉在母親七彩地想像裡,在她的意識裡不明白死亡意外著什麼?她只是以遍遍的問:「姑姑,奶奶為什麼穿著紅衣服躺在盒子裡啊?為什麼不理我了?」「我等奶奶醒來一起吃糖」,我無法用任何詞彙來給她詮釋生與死的概念,不忍擊碎她天真的願望來告訴她這個殘酷的事實,我只是告訴她,奶奶到天上去了,「奶奶還會回來嗎?」在小侄女期盼的眼神裡,我無言以對,會回來嗎?我多麼渴望上蒼再給我一次機會,用我的一切來彌補我對母親的無意傷害,在她為我操心的日子說聲「對不起」。告訴她我有多麼愛她,然而,此時此刻陰陽兩隔,母親去了一個極寂靜,極美麗的世界,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了。   送母親走的那天,陰沉沉的天空飄起了細雨,秋天的細雨已有冬的寒意,異常的冷,一路上,嗩吶的聲音顯得特別的悲切,讓母親走在天國的上不在寂寞,我欲哭無淚,恍惚中聽到母親在不遠處喚我的聲音,想在飄渺的路上去追回逝去的前塵,一絲一縷離別竟然是心的傷痛。我們最後能為母親做的就是將她深深地埋在大地的懷中,與大地息息相通,融為一體,這深深埋進去的,便是這人世間天長地久永恆的思念和無限的悵然。   母親離開我已整整四年了,在這四年裡我也成了一個母親,每每帶孩子回鄉,在母親碧草如蔭的墓旁,在一縷青煙中我告訴兒子,要珍惜活在我們身邊的每一人,因為生命有時如風一樣流過,幾乎難以掌握,感謝生命與生命的偶然相會,給父母多一份孝心,給世界多一份愛心,在有生的日子少一些遺憾,在兒子稚嫩的眼神中,我知道他長大後一定會明白的。   在這幽幽,冬雨朦朧的夜晚,聽著外面淒清的雨聲,我無法遏止懷念帶給我生命的母親,你在天堂還好嗎?我愛你,你聽到了嗎?

| 18th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好大的一場雪啊,從天濛濛亮一直下到天黑,終於在夜幕落下之後天變的晴朗起來。   雪後初霽的夜空裡掛起了一輪明亮的圓月,在這冰涼的寒光的照射下,世界更加顯得寒寂了,一個人,走在四下冰白的曠野裡,心中不覺有一絲恐懼與淒涼,一種莫名的傷感在這樣的夜裡倍加濃重起來。   夜是寧靜的,靜的讓人毛骨悚然,就在這樣的夜裡我在獨自徘徊,似乎在等待什麼的發生,就像迷失的孩童,在等待,卻在抬頭的瞬間被那月亮冷白的光亮傷到,哦!原來我一直在等待的就是那份久違的家的感覺啊。   好多年沒有回家了,在曾經陌生又荒涼的土地上生活了有五年了,都市的色彩已在我的記憶裡略顯模糊,只有父母週期般的話語是我最熟悉的,當然了,還有這漠北遼闊的天空和無垠的土地,和我身邊的虎兒,它已經陪我度過了四個春秋,一匹健壯的馬,我的好朋友。   我不曾抱怨,因為我年少的夢裡曾有一片美麗的土地,在那裡盛產奔放和豪爽,還有成群的馬、牛和雪白的羊。我曾義無返顧的投奔的你的懷抱,感覺你的溫柔,聆聽你的旋律,奔放你的奔放,豪爽你的豪爽,我真的愛上你了,還有你可愛的孩子,還有那杯甜美的奶茶。我忘記了自己只是一位旅客,一留就是五年。   看今夜深藍的天空,透徹著神秀的澄淨,月亮正在天上笑,笑的放肆,像赤裸典雅的女人,在展示潔白的冰肌,遼闊的草原也在這份消魂裡遺忘,遺忘馬蹄和羊群,用寂靜來裝潢自己的夢境,我便站在夢幻般的色彩裡,被修飾的只剩下靈魂和思念,我愛這土地,也愛家鄉,還有我的父母,我不曾想到有一天我會這樣透明的面對這漠北的赤裸,也早忘記了有一天我會考慮離開,就在最美麗的季節。   時間如流水,捎來父母消瘦的身影蒼老的容顏,我愛我的父母,正如愛這片美麗的土地,然而我能帶給他們的卻總是無限的掛念和一次次的食言,我的父母已經老了,他們就我一個孩子,不知道在這樣寒冷的夜晚父母還好嗎?父親的關節炎一定又犯了吧,媽媽呢?是不是又在燈下為兒子做御寒的棉衣了,當不能把線從細小的針眼裡穿過的時候誰會幫她呢?會不會再次因為想念而淚流滿面呢?我愛我的父母,一直都是。   但我又怎能拒絕這漠北的誘惑和那些可愛的孩子呢!   滾滾紅塵裡,我的生命渺茫若星辰,卻不曾無聊的度過,我不想於時空的流失裡變的空虛蒼白,我在追逐理想,生命的色彩在歲月的輪迴裡褪去,可我換來了理想花朵的綻放,就在這漠北的世界裡,就在今夜的天空下。   明年我教的第三批孩子就要畢業了。   我愛這裡的生活,簡單的飯菜,沒有紛爭的世界,沒有太多鮮紅的唇也沒有流行的色調。我也愛這裡的人們,他們不信奉權位,更沒有陌生和拒絕,他們像雨你能看見他們的心。我更愛這裡的孩子,天生的質樸和豪爽,眼睛裡閃滿活力,胸懷像這草原,沒有邊界。   正因為太愛了,我才忽略了自己,也忽略了我的父母,忽略自己我會原諒自己,但忽略父母,父母會原諒我,我還能自己原諒自己嗎?還要過多久,我才能還那兩位同這裡的老人一樣慈祥的老人一個看的見的兒子呢?或許就在不久的將來,就在某個同今天一樣美麗的晚上。   「五年,再過五年吧,我一定回到你們的身邊。」這一次是真的,我不會再拖延,也不會再食言,今年春節我不能回去了,一位蒙古老媽媽剛死去了兒子,他們比你們需要我。   哦!虎兒在催我回去了。   今天的夜晚好冷。